当前位置:首页 >> 综合快讯 >>园区快讯

【开滦史话】开滦术语
更新时间:2022-12-19 点击数:903

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术语,开滦的“老板子”也不例外,他们有自己独一无二的“窑话”。矿工穿的工作服叫做“窑衣”;头顶上的矿灯叫做“帽儿灯”;下井乘坐的电梯叫“大罐”;下到井底后乘专门送矿工去工作地点干活儿的整列的矿车叫“人座”;下班时拉人的矿车往外开叫做“打倒勾”,此时的车就叫“倒勾车”;乘车的人不等车停稳拉闸断电就上车的行为叫“抓车”;通行电机车的主要巷道叫“大巷”,坡度较大,需要用绞车牵引矿车上下的巷道叫“斜井”;连通大巷与采煤工作面,断面略小于大巷的叫“石门”……这些“窑话”可能会让从未下过井的人不知所云,或以为其中一些是唐山本地的土话,事实上,它们是开滦特有的“方言”。

开滦方言具有很强的包容性,开滦方言中的词汇,有的来自唐山本地,有的来自外地方言,有的是源自英语、俄语或其他外语的音译外来词,一言以蔽之,是不同地域、不同国家文化交融的产物。下面我们就从唐廷枢1889 年创办的细绵土厂说起。

【细棉土厂】唐廷枢在开平矿务局任总办内,创办了唐山细棉土(水泥)厂,所谓“细棉土”,是由于当时的中国,虽然开始有了水泥的生产,却还没有水泥这个名称。因此,唐廷枢依据水泥的外来语“Cement" 的词义和译音来命名。

【巷道】“巷”字的读音一般是“xiang”,而开滦把“巷道”称为“hang" 道,其原因是当初在开滦工作的大部分为广东籍人,“巷”在广东语中的发音为“hang", 久而久之就变为了“hang”道。

【绞车】“绞”字的读音一般是“jiao”,而开滦把“绞车”称为“gao”车,其原因也是广东人的发音为“gao”。

【秀球】“秀”就是shoot,英文意思为“投篮”,开滦人篮球场上用这个词是音译,为投篮的意。篮球运动在美国诞生,篮球于1896 年前后由天津中华基督教青年会传入中国。1919 至1921 年间,开滦矿务局大楼在天津建成,院内设篮球场。这可以证明,那时篮球已经传入了开滦。当时,开滦的中国职工和外籍职工一起打篮球时,学会了说“shoot”,经过本土化的语音改造,变成了大家都熟悉的开滦方言“秀”。

在开滦庞杂的“文化体系中,开滦方言是有相当色彩的一部分。开滦矿工在井下苦脏累险的生产活动和生活中,创造和经常使用一种简练、形象的语言词汇”。开滦方言带有丰富的感情色彩,与矿工的生产、生活息息相关。

生产中的开滦方言

【千不拉】属于外来词,即《汉语外来语词典》中的“千不落”,意思是“滑轮链,链(转)滑车、神仙葫芦”;又作“金不落”,源于英文chainblock。在开滦工人口中,“千不落”接受了唐山本地语音的改造,变成了“千不拉”。

【瓦路】这是英文的音译,来自英文单词valve,汉语中没有的语音[v] 被替换成了[w] 这个音。瓦路的称呼不是所有煤矿都用的,这个和开滦曾被英国人骗占、管理有直接关系。

【法兰盘】在flange 的音译“法兰”之后增加了“盘”这个表示类别的语素。【排骨】即可弯曲运输机上形似排骨的刮板。

【快马子】即形似玩具木马的手锯。

【八尺板儿】是我们开滦井下用的木板料,八尺长,故名八尺板,宽度大约为25 至30 厘米,厚度约5-7 厘米,一般在采煤工作面用它来做“超前”,也就是用它替换下溜子道和风道紧靠工作面处的拱型支架。有时个处理冒顶( 塌方),必要时也用它来“打木垛”。打木垛常用的材料是1 米多长、20 厘米见方的方木,这种木料叫做“垛眼儿”,冒顶时,用这种木料四根一组摆成“井”字,一层一层往上摞,直到接触冒落区的上顶。可想而知,如果冒顶冒得严重,则需要投入大量的木料。

【矸石】俗称矸子,采矿过程中从井下或露天采场采出的或混入矿石中的岩石。

【罐笼】矿井里的升降机,用于运送人员、矿师、材料。一般可载重几吨,用途与电梯类似。

【罐绳】钢丝绳,用于提升罐笼。

【岩巷】在岩层开凿的巷道。

【顶板】在煤层或岩层中掘出一条巷道后,巷道顶部的岩层就往下落,这个顶部的岩层的重量就压在巷道的两帮上,这个顶部岩层就是顶板。

【礃子面】也就是采面,采煤工作面,煤矿井下进行采煤作业的场所,一般采煤矿井中先分水平,然后分采区,采区内分若干采面。

【煤柱】煤矿开采为某一目的保留后者暂时不采的煤体。煤柱是出于安全留设的类似于隔离带和承重墙的作用。它主要为了保护水,地压等方面破坏地表和巷道的作用。煤柱分为可回采和不可回采。

【包工大柜】包工大柜是开滦煤矿带有封建剥削色彩的包工组织,自建矿到唐山解放,在井下采掘生产上,一直沿用包工大柜制,包工大柜与矿订立合同,组织一定的工人劳动力,承做一定的采掘工程,在资本家之后再次剥削工人所得。

【风井】风井是建筑中的预留通道。主要用于通风或者防水,危机时刻可用于逃生与消防。煤矿中主要用于通风。

【硐室】在矿井下,专为安装各种机械设备或存放材料,矿石和供其他辅助作业及办公用的巷道。

【回风道】煤矿矿井必须有两个井筒,一个是进风井,一个回风井。回风道就是回风风流经过的通道。

【马路眼】井下各水平能直达地面的通道。解放前,用于运送骡马及罐笼停电时工人升井。

【石门】煤矿中的巷道在岩巷进入煤层时,岩巷中的最后一段岩巷叫石门,过了石门进入煤层,向上的石门叫上山,向下的石门叫下山。

【老塘】井下的采空区,采煤后的废弃空间。

【炮眼】爆破前在岩石上凿的孔,用来装炸药。

【井下猴车】正式全称为矿山索道,主要用于地下矿山,由驱动装置输出动力带动钢丝绳循环无极运转,从而实现运送矿工上下井的作用。

【风锤】风动凿岩机的别称,他利用压缩空气的能量使金属钎做旋转和往复运动,并从钎子中央射出润滑防尘液体,在岩石或煤层中凿出便于爆破的爆破孔,它是一种很难得的防爆现代化采煤轻工具。

【锚杆支护】锚杆支护是在边坡、岩土深基坑等地表工程及隧道、采场等地下硐室施工中采用的一种加固支护方式。用金属、木件、聚合物件或其他材料制成杆。

生活中的开滦方言

【窑衣、逛衣】开滦矿工习惯将工作服称作“窑衣”,而将日常生活中穿的衣服叫“逛衣”。每天上班,要到更衣室脱下“逛衣”,换上“窑衣”。在开滦,做各种工作的人都可以称呼自己是“做窑的”。“窑”本义是煤窑,由此扩展出的“窑上”(矿上)、“窑衣”(矿工工作服)等词语,都与井下生产相关。而“做窑”一词的使用范围已经不限于矿工,井上工作的人也可以使用。如今这一词语已经融入唐山本地方言。

【锅伙】“锅”,大锅的锅,“伙”,伙食的伙,指的是解放以前开滦工人住的集体宿舍,那时候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可厉害了。解放前,开滦包工大柜为盘剥工人,设立了锅伙。锅伙具有强制性,工人在哪家大柜做工,就必须在哪家大柜吃住,无论住还是不住,都要从工人工资中扣除伙食费。锅伙的住宿条件非常恶劣,屋内是对面的大炕,一条大炕上要睡二十多人,连被褥都没有。锅伙的伙食也非常差,主食通常是发霉的玉米面饽饽,副食主要是咸菜和带着泥沙的白菜汤。这样恶劣的住宿和伙食条件,包工头每月却要扣除工人工资的58% 至66%。有时候, 包工头还带工人去赌博,工人没有不输的。“锅伙”还有另一个意思,唐山老话里,指的是杀猪的地方。足以表现当时开滦工人任人宰割的悲惨命运。随着时代进步,工人劳动、生活条件得到改善,这个包含无数开滦矿工辛酸记忆的词已经消亡。

开滦方言在今天

【溜子】泛指煤矿采掘工作面及井巷中一种主要运输煤炭的设备或器材,可分为机械和非机械两大类。机械分类中主要有由电机驱动的V 型运输机、刮板运输机、胶带输送机和板斗输送机等,开滦方言统称为“电溜子”;非机械分类中有靠煤矸或水自重为动能,倾斜铺设的旱采搪瓷和塑料自滑溜槽、水采明槽自流水力运输溜槽等,开滦方言统称为“奔(笨)溜子”。

【水手】一般指船舶舱面工人,负责操舵、带缆、保养船体,以及消防、堵漏、维修装卸用具等工作。在开滦,起重工被称为“水手”。“水手”是个技术性很强的工种,在井上下之间吊运大件设备和器材,只能由“水手”来做。由“水手”吊运的大件,体积往往超过罐笼,就要把罐笼提起来,把大件吊挂在罐笼底部往下或往上运,作业难度非常大。现在的开滦井下,英寸等计量单位仍在应用,起重工被称为“水手”,比如上世纪70 年代全国知名的开滦劳模侯占友的工种,就是“水手”,这都是当年英国人管理留下的痕迹。

【老板子】包头话里把老婆叫做老板子,北京等地称熟练的拉车人为老板子,而开滦集团则是对井下一线工人的称呼,把有经验的老工人叫老板子。关于老板子还有首打油诗: 老板子,笑嘻嘻,一年四季穿窑衣,一年干了十年的活,十年伴不了一年的妻。

经过时间的洗涤,开滦方言中的许多词汇都被沿用至今,相反,开滦方言中的一些词语,由于失去了物质载体而逐渐被淘汰和遗忘,比如“三松五提一定钟”。

【三松五提一定钟】是指“敲梆子”,也就是上下井口之间的一种原始联系方法。过去没有现在这么先进的信号设备,只能用土法儿,矿工们用一根铁丝或铁链将上下井口连接起来,上下井口的矿工用敲铁丝或铁链的方法传递信号。敲三下,意思是把绞车往下松一松;敲下,意思是往上提煤;敲一下,意思是定钟;敲两下、敲四下则分别代表开车和正常开车。这种土法儿1990 年左右就消失了,因为后来开滦对安全的要求越来越高,而且通讯设备越来越先进。敲梆子很不安全,每四五十米一部绞车、一套梆子,铁丝有时候会被打断,这就影响上下井口之间的联系。

(王倩)



版权所有: 开滦国家矿山公园 Copyright ? 2007-2010 All Rights Reserved
地 址:河北省唐山市新华东道54号(开滦唐山矿业公司) 邮 编:0315---3024885 地址: